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饲料> 行业资讯

一颗大豆如何影响经济:粮食危机与大豆战争

http://www.aweb.com.cn
2020年04月16日 11:07 农博网
 

  尽管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粮食进口国,但目前国内的粮食储量十分充足——即使粮食停产,也能支撑一年以上的消耗。作为一个农耕文明发展而来的国家,对粮食短缺的恐惧深深印在中国人的基因里。所以,当“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愈演愈烈,一些国家宣布暂停或限制粮食出口时,很快就有媒体发出“粮食危机”的警告。

 

  一时间,超市和粮店开始出现“抢米”风潮,顺带着,很多地区连面和油也跟着脱销。商务部和国家储粮局紧急发声:过度恐慌,囤积粮油等行为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实上,尽管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粮食进口国,但目前国内的粮食储量十分充足——即使粮食停产,也能支撑一年以上的消耗。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全球性粮食短缺中,我们最应该关注的是大豆。

 

  为什么不用屯粮?

 

  近两年,全球范围内的极端气候频繁出现,导致洪灾、旱灾、火灾等灾害不断,亚非地区甚至爆发了世纪蝗灾。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快速扩散,粮食危机的风险值得各国警惕。世贸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卫组织三大机构发出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导致全球出现新一轮粮食危机。

 

  从3月24日开始,越南开始停止向外出口出售任何种类的大米,以此保障国内粮食的供应。随后,埃及贸易部长对外宣布,停止出口该国豆类农业产品直至3个月后。

 

  一些产粮大国也开始行动——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国俄罗斯宣布谷物出口暂停10天,又限制谷物出口总量;最大的小麦出口国哈萨克斯坦也停止向国外出口小麦、土豆等11种农产品。

 

  泰国虽然并未停止向外出口大米,但其大米基准价格已经攀升至2013年以来的最高价格,达到了每吨492.5美元。伊拉克、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家已经出现粮食短缺的风险,作为人口大国,印尼和菲律宾的粮食储备只能维持到6月。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粮食进口国,似乎面临着不小的风险。记者调查发现,最近一周,很多城市家庭都一定程度上储备了米、面、油,一些家庭对米面的储备量甚至达到了数百斤,但大规模屯粮是完全没有必要的。2019年,中国粮食产量达到创纪录水平的6.63亿吨,其中谷物产量6.1亿吨。其中稻谷、小麦和玉米三大谷物自给率保持在98%以上。疫情之中,国家也没有放松对粮食安全的警惕,发布了很多相关政策和措施。

 

  据官方数据,截至4月3日,全国早稻育秧已过八成,早稻的栽插已过四成,进度都明显快于去年同期。且今年早稻恢复势头比较明显,有望遏制播种面积连续7年下滑的势头。

 

  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的数据,仅2019年,中国三大主粮的库存结余就有2.8亿吨,已经超过我国口粮年均总消费量。

 

  我国于上世纪90年代制定了一项粮食专项储备制度,并大量于全国各地修建了国家粮食储备库,而且这些粮食储备库按照性质的不同主要“中储粮”和“地储粮”。即使在疫情期间,我国也没有动用过中央储备粮,绝大部分地区也没有动用过地方储备粮。无论从产量、储量还是价格上,中国目前的粮食安全都有保障,即使全球发生区域性的粮食危机,也几乎不会对中国的粮食安全有任何影响。

 

  进口粮食的主力——大豆

 

  中国确实是全球第一大粮食进口国,2019年,全国共生产粮食66384万吨,共进口粮食11144万吨。在进口粮食中,大豆占到了近80%,达到8851万吨。在所有进口农产品中,大豆的进口量也遥遥领先。

 

  为什么中国的大豆依赖进口?

 

  大豆属于土地密集型农作物,中国人口众多且人均耕地面积少,这使得中国很难扩大大豆种植面积。而在大豆的主要出口国,美国和巴西,高度的机械化让大豆生产的成本很低。进口大豆的生产成本和价格都要远远低于国产大豆,平均每吨低1000~1500元。同时,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出油率也更高。大豆不仅是油料、粮食作物,也是工业原料和经济作物。大豆油是数十种工业产品的重要原料,而榨油之后产生的豆是很多家畜和家禽饲料的主要原料。

 

  猪肉是我国居民最主要的肉食品,在肉蛋白摄取来源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这就意味着,猪肉价格的涨跌对CPI有着非常大的影响。根据国家公布的统计数据,2月份CPI同比涨幅5.2%,猪肉价格上涨拉动了其中的3.2个百分点,占比达到62%。

 

  大豆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的大。围绕着大豆,中国曾经打过很多场看不见硝烟的“大豆战争”。

 

  十年“大豆战争”

 

  2001年中国对外开放大豆市场,外资企业不断涌入国内。到2003年,国内大豆产量不足1000万吨,进口量也只有2500万吨,但是压榨产能已经高达7000万吨,大豆压榨行业有一半产能被闲置。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游资开始炒作中国粮油企业的需求,不断推高大豆期货价格。2004年,有传闻称因为气候原因,美国大豆将大幅度减产,中国粮油企业开始高价在期货市场买入,大豆价格暴涨至翻倍。

 

  由于期货价格的影响,国内豆农也纷纷扩大了种植面积。然而美国农业部突然宣布,当年大豆非但不会减产,甚至还会丰收。前期低价建仓的游资开始抛售手中的大豆,大豆价格一落千丈。消息传来,国内粮油企业面临巨额亏损甚至破产危机,国内的豆农也因为大豆价格暴跌而血本无归。

 

  四大粮商(掌握全球粮食产运销产业链的四家跨国企业,美国ADM、邦吉、嘉吉、法国路易达孚)此时趁虚而入,配合当年中国的招商引资政策,纷纷控股或参股中国的主要榨油企业。到2008年,中国90多家主要国内榨油企业中,64家已变成外资独资或合资,控制了中国85%的实际加工总量。

 

  当年,中国对进口大豆的依赖度也突破了70%。有行业专家分析称,“外资榨油企业只收购转基因大豆,不收国产大豆,收购价比较高,逼迫农民只能种转基因大豆,种子要从国外进口。转基因大豆占据中国市场后,定价权就在他们手中了。”

 

  为了保护国内粮油行业有序发展,国家发改委在2008年发布《关于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外资加以限制。对油脂加工外资准入的限制到2017年才被取消。

 

  目前,美国ADM与新加坡丰益国际共同控制的益海嘉里,在国内食用油市场已经占有50%以上的份额,金龙鱼、胡姬花、鲤鱼、欧丽薇兰等食用油品牌同属益海嘉里所有。同时,益海嘉里还是中粮集团和鲁花集团的股东之一。

 

  从入世到放开外资准入,这一场大豆战争打了整整17年。

 

  中美贸易战中的大豆博弈

 

  目前,中国的大豆进口主要来源于北半球的美国和南半球的巴西,巴西大豆收获时间为3月份和4月份,对中国的出口季从5月份到9月份。美国大豆收获时间为9月份至10月份,对中国的出口季节一般从11月份开始。

 

  在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中,大豆成为博弈的重点。大豆出口对美国经济意义重大。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大豆出口量为5313万吨,占到美国大豆总产量的44%,其中对华出口量3286万吨。大豆出口额占美国对华出口额比例为11%,占对华出口农产品金额比例为58%。

 

  还记得那艘被改变了命运的货船“飞马峰号”吗?为了赶在7月6日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前抵达大连港,“飞马峰号”曾在黄海上演“生死时速”。但这艘大豆船最终没能“闯关”成功,一船7万多吨的大豆被加征了高达600万美元的关税。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升级,过去两年中,国内大豆和豆粕的价格出现多次上涨。同时,中国的大豆进口也开始向巴西倾斜。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3月,中国总共从巴西增加进口1150万吨,从美国减少进口2170万吨大豆。

 

  那么,“新冠肺炎”疫情是否会影响中国的大豆进口,进而影响肉类价格?

 

  暂时不会。

 

  4月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做好疫情期间粮食供给和保障工作情况。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表示,目前我国大豆正常进口,并没有受到影响。今年年初中美已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自美国进口大豆今年可能有所增加。

 

  4月7日,巴西植物油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阿马拉尔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巴西正努力保障对国内及海外市场的供应,目前巴西各地采取的防疫措施不会阻碍大豆出口。”

 

  美国、巴西的大豆种植机械化程度较高,对人力资源的依赖度很低。就目前疫情的发展形式来看,大豆的产量不会受到影响。

 

  但大豆长期依赖进口显然不是长久之计。2019年初,农业农村部发布了《大豆振兴计划实施方案》,扩大了东北、黄淮海和西南地区的大豆种植面积。《方案》明确,到2020年力争大豆种植面积达到1.4亿亩,平均亩产达到135公斤,食用大豆蛋白质含量、榨油大豆的脂肪含量分别提高1个百分点,大豆化肥、农药使用量保持负增长。

 

  2004年至2020年,连续17年中,中央一号文件都以“三农”为主题,粮食安全是中共中央、国务院最重视的工作。疫情过后,我们更应该保持理智,拒绝恐慌。

(文章来源:澎湃号)

[农博网声明]:农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1944.57 33.68 +0.78%
玉米 912.66 2028.14 +0.26%
猪粮比 -- 16.61:1 0.54%